高质量发展之路 传统能源与新能源如何同行?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12 日 10:37 | 分类: 产业资讯

“为了控制污染排放,要大量下马‘火电’。”在3月6日的全国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小组讨论会上,国核工程公司副总经理王明弹委员说。

“传统能源下马不能‘一刀切’,煤炭也可以清洁高效利用。”同组讨论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总经理凌文委员立即亮明观点。

“建议在新疆建设‘一带一路’跨国电力枢纽中心,带动新能源产业向外拓展。”接近中午时分,主持人宣布小组会结束,新疆新能源集团董事长武钢委员“抢”过话筒,为自己争取一个发言的机会。

“在新能源领域,弃风弃光现象严重,结构调整困难不小。”还有多位委员共同提出这一问题。

今年两会期间,新旧能源之争引发了代表委员们的论战。舒印彪、孔凡群、刘汉元等几十位代表委员就新旧能源发展互陈观点记者采访发现,代表委员们不仅为自己所在行业争取政策,也谈了各自存在的问题。但殊途同归,代表委员们都在为能源行业如何低碳清洁排放、实现高质量发展找寻路径。

不必“谈煤色变”,传统能源也能节能减排

在仔细翻看了几遍政府工作报告后,凌文委员的心情既“失落”又欣慰。“失落”的是,过去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能源行业一直是重头戏,描述的词汇多为“能源短缺”“煤炭安全”等。而今年,能源行业的“戏份”少了。欣慰的是,“现在的成就真的来之不易。回想过去那些年,面对安全事故的发生、公众对雾霾的指责,作为传统能源行业,我们的压力非常大。”

虽然“戏份”少了,但能源圈里的“戏角儿”却变多了。作为后起之秀,新能源近年来崭露头角。

“2017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达44.8亿吨标准煤,其中非化石能源占14.2%。我国风能、太阳能资源丰富,陆地风能可开发量达到25亿千瓦,太阳能可开发量接近30亿千瓦,大力发展新能源是未来绿色发展的必然选择。”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委员说。

紧接着,中国华能董事长曹培玺委员介绍,全国今年要淘汰400万千瓦的落后煤电机组。包括华能在内,整个发电行业在煤电领域的投资建设都在压缩,这也是一个大的趋势。

听到加大压缩煤电领域、大力发展新能源的论断时,凌文委员反复重申:“我们不能一提‘煤’就色变,煤炭消费目前仍占6成,限煤不能简单地‘一刀切’。”他认为,“煤炭革命”不是革煤炭的命。

上海申能集团董事长黄迪南代表同时策应说:“在推进清洁能源建设时,应该拿指标说话,而不是论出身。对现有煤电要加大技术改造力度,同样可以节能减排,而不能简单地一关了之。”

受限“输送壁垒”,新能源“有劲没处使”

装机6.71亿千瓦,发电量达1.87万亿千瓦时……过去5年,清洁能源发展成效显著,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清洁能源装机和发电量最多的国家。然而,各地弃风、弃光现象仍较为严重。

“2017年我国弃风、弃光等电量超过1000亿千瓦时,这比三峡电站全年发电量还要高,太可惜了。”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曹志安委员对此十分心痛。

多位新能源行业代表委员认为,煤电产能过剩挤压了新能源的空间。原甘肃省政协主席冯健身委员以酒泉市为例,该市火电装机容量为144.3万千瓦,风电、光伏、光热装机容量分别达到了915万千瓦、200万千瓦、1万千瓦,共计1116万千瓦。新能源的装机容量远远高于火电,但当地火电能富集、消纳不足,这让新能源“有劲没处使”。

讨论中,新能源输送的壁垒问题也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哈尔滨东至天津南1000千伏特高压输变电工程还没纳入国家规划”“四川的清洁能源输出尚不能‘共享’到全国”“新能源在全国范围内还没有合同机制、交易机制和补偿机制”……国网黑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永莱等3位代表表示,当前,跨省输送新能源仍然十分困难。

此外,曹志安委员表示,水电的季节性、不确定性和风电、光伏的间歇性、波动性也给新能源的推广带来严峻挑战。

针对新能源的价格,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代表介绍说:“广东省去年的用电量是全国第一,传统能源使用占比大,新能源成本价格仍然较高。”

把握效益平衡,新旧能源携手同行

记者观察发现,新旧能源交锋虽然激烈,但并非“你上我下,你多我少”的零和博弈。我国贫油少气,相对富煤。研究表明,到2050年煤炭仍将占我国一次能源的40%。在代表委员们的交锋中,能源转型升级如何立足国情,把握好长期趋势与短期效益间的平衡,促进能源行业平稳实现高质量发展,成为大家共同关注的落脚点。

“新能源不等于低碳清洁能源,一些传统能源如煤炭也可以做到低碳排放,无论是‘新’还是‘旧’,只要是有利行业发展的,政府都应支持。”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校长张来斌委员说。

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张大方委员呼吁,加快构建全国统一的电力市场,促进能源跨区消纳。比如,可以制定配额制和绿色证书交易制相结合的市场化补贴政策,可以制定并提高东中部地区新能源电量占比指标,明确消纳责任。

山西大同市华岳建设集团董事长昝宝石委员则为传统能源行业转型升级支招,建议发展煤化工产业。“山西拥有雄厚的煤化工产业基础,也是能源革命的排头兵,支持晋北(朔州)现代煤化工基地发展,可以促进山西省能源产业转型升级。”

合肥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仁贤代表建议,加大对新技术新模式应用的支持力度,积极开展水风光互补、风光储互补等方式,探索应用氢储能、热储能等多种储能技术。让风电、光电的成本接近于煤电的成本,这样才能让新能源的使用比例尽快提升上来。

来自:工人日报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号(energytrend)关注我们。

announcements 在线投稿     mail打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