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电价调整时,光伏人的630焦虑再起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7 年 12 月 07 日 9:35 | 分类: 产业资讯

光伏电价下调基本确定,但迟迟未公布的时间节点又让光伏从业者陷入新一轮“焦虑”中,到底是2018年1月1日立刻调整还是又要出现“630”抢装,仍是一个未知数。谈及对”630″的体会,很多光伏人感触颇深。光伏們近日采访了部分设备厂家、工程公司、电站投资企业,和他们聊了聊光伏人最怕的三个数字”630“。

犹如台风过境,身处光伏行业中,没有人能不被“630”波及。2015年12月22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通知》中明确规定,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将阶段性下调,2016年1月1日以前备案,并于6月30日以前全部投运的光伏发电项目,执行2016 年上网标杆电价,否则执行2017年上网标杆电价。

从这天起,整个行业都在为了抢电价奔波劳碌,就像双十一之于阿里人,630这个原该普通的数字变成了光伏人的群体焦虑日。“忙”、“贵”、“累”是光伏人心中对630的普遍体会。

同等规模下,正常项目的施工期应在5个月以上,赶在630节点的项目,施工方在设备采购等种种环节面临巨大的困难,往往要花费更多时间,一位业内人士表示,630期间,设备采购的周期一般在55天左右,设计最快也要40天,施工时间最后会被压缩至三到四个月。

工程要在630之前完工,于是手续要抢,部件要抢,设计图要抢,预约验收也要抢。施工方不派人守在组件厂就要承担抢不到组件的风险,预约验收要提前十五天,稍晚电网的日程就会排满。任何一个环节抢不到,工期就有可能延误。不仅工程人员忙,630期间,从上游到下游,每个人都如热锅上的蚂蚁。

某设计院人员表示,630会使本来有条不紊的工作,陡然变得节奏紧张。“设计院在4、5月份开工时比较忙,到了这个时候,施工方会天天派人催图,最怕之前的方案还没定下来,突然告诉你就要这么做,立刻向你要图。”忙中易出错,多位工程人士都表示,630期间,设计院给的图纸有时存在错漏,要在现场进行修改。

在某企业人员看来,630期间,抢设备的行为影响了企业的生产计划和效率。“大多数客户并不理解企业的生产节奏,在630期间会上门催货。很多时候,从董事长办公室到大小会议室,均坐满了催货的客户,厂家除了加紧出货之外,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应对上门的客户。”他认为,这样不仅造成了时间和精力上的浪费,还使企业人员在630期间更加疲惫。

某第三方企业人员表示,经过两年630,作为第三方感触很深,“在630时,即使我们有时在检测后明确告知客户,产品是有问题的,客户也会选择继续使用这批产品,因为他们需要抢在时间节点并网。”

630的到来,伴随着组件等设备的涨价,据统计,630期间,每瓦组件的价格会比平时贵5分到一毛钱,其他设备及物料的涨幅在20-30%之间。在大部分业内人士看来,630期间是完全的卖方市场,组件等设备涨价也只能无奈接受,一位工程人表示“到那个时候,涨价也无所谓,厂家能给你发过来就谢天谢地了。”

在4月底,5月初时,组件企业的订单会爆发式增长。某组件企业销售人员表示,630期间组件涨价,是市场行情导致的,“不同于其他电气设备,组件不能做库存,都是订单式生产,短时间需求增加导致上游辅材都涨价,组件的价格也就上涨了。”在他看来,630抢装也带来了一些本不应存在的烦恼。“产能是有限的,为保证企业盈利,在组件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肯定要优先优质订单,就会出现客户付了预付款但是无法发货的情况,比较得罪客户,其实我们希望能在全年有平均的需求。”在某逆变器厂家售后看来,630订单突然上涨会导致逆变器厂家的产能冗余;同时,为适应市场需求扩产后,商家健全售后团队的速度跟不上,客户得不到应有的服务,会影响企业的品牌形象。

某支架企业销售人员表示,即使是产能较大的厂商,在630时也完全不能满足市场需求。630期间,支架确实存在涨价的情况,“很多客户反馈,在630期间碰到支架厂涨价的情况,合同签完了,材料价格涨了,不加价就不生产不发货。”在他看来,支架涨价主要是因为生产成本的增加,“630期间环保检查非常严格,原材料,镀锌等成本均大幅上涨,企业生产成本增加。大公司一般会坚持合同签订时的价格,但部分小企业提高价格也不可避免,支架本身就是利润很薄的产品,在不具备规模的同时,企业的生产成本增加了,不涨价根本无法支撑。”

部件涨价,只是电站抢装成本中多出来的一部分。工程抢装过程中,由于时间仓促,物料人力紧张等原因,机械费用、人力费用、公关费用、土地赔偿以及管理成本都会相应增加。业内一位工程人表示,“一旦面临抢装,设备会涨价,本来赔偿仍有可谈的余地,在时间紧的情况下,有时候只能多花点钱了事。由于工期紧张,本来施工要用一百人,现在可能就要用到两百人,而且人工的价格会上涨。”

人工价格上涨有两点原因,一方面由于地方上人力资源有限,另一方面也因为工人们赚的是辛苦钱。这位工程人讲述了自己的切身经历,“天气好的时候早上五六点钟就要起来干活,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钟才能休息。为抢工期,有时天气恶劣仍需要坚持工作,这种高压作业一般要持续三到四个月。第一次经历抢装,我的腰疼的直不起来,缓了一个月才好。”据了解,630时期,在这种不合常规的密集工作状态下,身体健康受到伤害的光伏人绝不是个例。

他表示,长期处于疲劳、高压的状态下工作,导致工人伤病等情况在工地上并不少见。“光伏电站施工地一般都比较偏僻、贫瘠,条件不太好。平地上的电站,基本上不会出现大的安全事故,最危险的是山地光伏电站和需要高空作业的洪涝地电站。抢装过程中日以继夜的干活,伤病都是难免的。”

另一位工程人表示,工地上最怕出现安全事故,对工程来说,轻则涉及赔偿增加成本,重则停工影响进度;同时,安全事故的发生,对工人及其家庭是巨大的损失,赔偿也无法解决问题。在他看来,施工工程中,负责人要承担的风险很大,工人的人身安全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工程质量也是其应承担的责任,赶工的情况下,施工质量无法得到保证。“这样施工,质量安全有很大隐患,当然,根本的原则性问题谁也不敢放过,但是其他的很多小问题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进度根本赶不上。”

亡羊难补牢

“630”抢装,已然演变成企业争夺利益的一场战役,赢了的皆大欢喜,输了仍要继续焦虑等待,博一个存在不确定性的未知。胜负见分晓后,战场满目疮痍,无人打扫。

某电站运维人员表示,抢进度期间需要大量人工,许多工人业务水平不高,使得安装过程中存在隐患。“组件是易碎品,施工过程中控制不好,可能会存在暴力施工的行为,造成组件隐裂。”抢装可能导致电站的安全隐患没有得到及时的排查,“电气做完后,应该进行全面的检查,或者有正常的测试过程,在630期间往往来不及,连接完就投运了。另外,630抢装后,电站有可能存在整体工程并未完全竣工,手续并不完全齐备等问题,在并网后,仍有一个缓慢的在建,消缺的过程。”

电站并网时,运维人员要提前进场,短时间内大量项目并网会导致运维人员紧缺,技术力量不够,人员容易疲劳。很多企业会从已有电站调人去辅助并网,导致原有电站运维人手不足,出现安全隐患。

据调查,抢装工程后期可能会出现电气设备接线脱落,线路老化,组件隐裂、龟裂、暗伤、电缆短路,土建中存在水泥脱落,裂纹,断裂等问题。而这些工程缺陷后期整改很难,需要较长的整改期。“有些东西是不可弥补的,高压电缆埋在地下,还能挖出来吗?设备基础打好了,也不能炸了啊。”某工程人员表示,有些问题一旦造成就难以挽回,可能会一直遗留。电站建成的每个环节本都需要严格的质量把控,在抢装过程中,各个环节的疏忽,在导致电站后期消缺难的同时,运维的成本也大大增加。

“630”想说理解不容易

其实,630并不是我国光伏行业抢装潮的开端。2011年7月,国家发改委下发1594号文,文中规定,7月1日前核建、12月31日前投产的光伏发电项目,上网电价为1.15元/千瓦时,否则,除西藏外均降为1元/千瓦时。

这份文件的下发导致了行业史上第一波抢装潮,截至2011年年末,中国光伏累计装机量仅近2GW,抢装的影响不大。几年来,行业飞速发展使得装机量暴增。2016年6月,我国光伏单月1新增装机量超过10GW,7月新增装机量远超同年新增月均装机量。2017年6月份,光伏新增装机量超过了同年月均新增装机量的四倍,7月新增装机量超过同年月均新增装机量三倍。抢装变成了能够搅动了整条产业链的行为。

在被问到“630”的存在是否合理时,一位运维人员说,“项目要符合自然规律,拿到项目的时间不一定,获得各种手续也有过渡的过程,不应该限定一个时间节点让项目具备条件。”

某项目开发人员表示其实630无可厚非,“630的目的是为了降低电价,规范市场,促进行业发展,抢装会使企业利益最大化,只要设置630这个时间节点,大家就一定会去抢。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有阵痛期,克服了这个难关,行业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在另一位业内人士看来,大家抢630更多是逼不得已,630的存在并不合理。“不应该抢装,项目应按正常工期去走,如果是技术不合适,资金不到位导致项目延期,是企业自身的问题,在外力的影响下导致分内的事做不好,这是不应该的。”

无论行业人对“630”的态度是逼不得已还是表示理解,为使企业利益最大化,只要“630”的时间节点存在,大家仍会抢装,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行业究竟能否在焦虑中成长,仍旧需要时间的检验。

指标下发与630抢装

有的业内人认为,将项目的并网节点后延会使问题得到缓解,但是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指标下发过晚也许是抢装的症结所在。

电价下调的幅度要经过多方面考量,当年的组件价格,市场情况都是确定当年电价下调幅度的重要依据,因此,在宣布当年指标的同时决定当年电价下调的幅度,是不可行的。如果不设置630的时间节点,在指标下发过晚的情况下,企业没有缓冲期,就没有建设电站的动力。据调查,2016年多个省份下发当年指标晚于8月份,有的省份甚至晚于10月份。光伏项目开工之前需要经过多道繁琐的手续,在前期手续上缩短时间几无可能,指标下发过晚,企业仍想抢到630的时间节点,两相作用下,只能使得工期被进一步压缩。要想进一步解决630的问题,首先应尽早完成当年指标的下发。

2017年大规模抢装潮中,存在着大量2015年和2016年积压的项目,各个设备厂商产能有限,大量项目集中在2017年的630并网,导致竞争尤为惨烈,2017年7月电站并网数据极其庞大,前所未有。是否能够规范市场,使得当年项目当年毕,也是解决630问题中重要的一环。

问题如何解决,谁来为埋下的隐患买单,630结束之前,所有人都无暇反思。尘埃落定,从焦虑中冷静后,每个亲身经历过630的光伏人,心中都明白,行业正在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中难以脱身。

“忙”、“贵”、“累”只是光伏人焦虑的表象,睁大双眼却忽视了应该改正的错误,在随大流的抢装中放弃了应做到的本分,才是每个光伏人内心深处的焦虑来由。

来源:光伏們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号(energytrend)关注我们。

announcements 在线投稿     mail转寄     mail打印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